【叶黄】冰上 3

冰上 3


*半架空,小滑冰Paro

*长度未知,坑品有保证

*忙完了学校一堆事的码字工又回来了,还有人记得我吗?

*一句话喻王喻,有需要请避雷


下午6:00  陈果家


“啊啊啊啊啊!!!!!真的是黄少天哎,我看到活的了!啊啊啊!黄少天居然来我家了!大神~叶修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居然认识黄少!”陈果站在门口,眼冒红心,口水横流,就差扑倒黄少天试试手感了。


这一开门就冲出个人对着自己大喊大叫,黄少天也吓得够呛,继浑身一哆嗦后,他猛地往后一窜,直直得撞进了叶修怀里。被他这么一撞,毫无防备的叶修连退两三步才稳住身形,又赶忙摁着黄少天的肩膀把他扶正。


“身份证都看过了,你说我是谁?老板娘,你堵门口是不打算让我们进了?看你这口水,啧啧,都成河了。”叶修嫌弃。


“哪有?你别瞎说”,陈果赶紧站直身子,用手擦嘴角的时候还狠狠地瞪了一眼叶修,就招呼黄少天进门,不再管叶修,“黄少,早饿了吧,快进屋吃好吃的,我猜叶修肯定没给你弄吃的。”


黄少天刚刚虽然被吓了一跳,但毕竟是压得住场的人,见陈果恢复常态便也不再计较,陈果一说自然是要把叶修拉下水的,“对啊对啊,老叶他中午居然让我吃泡面!你说我大老远地跑来他居然让我吃泡面,WTF还是G市产的,我来这儿吃家乡菜啊!再说我还长个儿呢,不吃点有营养的能行吗?要不是老板娘你心好让我们来吃饭,我估计就要被叶修饿死了……”


“确实要好好吃饭,饿坏了就不好了,这样,你每天来我家吃饭怎么样?”陈果:像黄少天这样的大神怎么可以饿着!


“嗯,好啊好啊,那这段时间我和老叶就打扰了。你放心,有生之年我肯定能长到180。”


陈果:我该怎么往下接……


“就你,还长个儿?你都多大了。我看吃了也就会横着长了”,叶秀娥叼着烟,一斜身就准备从黄少天与墙之间挤进屋里。


然而,陈果飞身一跃,抢在叶修进门的前一秒,成功拦在叶修面前——“去把烟灭了,要不别进我家。”


“噫,老板娘,有了新欢就抛弃旧爱啊”,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把烟摁灭在陈果家门外的墙上。


“哈哈,老叶,说我是新欢还有人信,说你是旧爱,谁信啊?别挣扎了,就你,顶多一落魄单身汪,哈哈……”先一步进门的黄少天站在陈果身后跟叶修做鬼脸。


“说的跟你脱单了一样,怎么,你们蓝雨庙终于有尼姑了?”叶修随后进门,熟门熟路地拐进陈果家的小餐厅,还顺手捞了片牛肉吃,“嗯,味道不错。”


“喂!什么叫尼姑!我们蓝雨来也是来萌妹子好吗?”


“那不是还没来嘛,再说了,少天大大,你这么喊出来是个萌妹真的好吗?万一来了个灭绝师太你得多尴尬。”


呵呵呵呵呵,老叶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无言以对了吗?卧槽,我还真是无言以对了,行,老叶你赢了,但就这一次,换个话题我绝对能碾压你……”


“行啊,……老板娘,你借我电话用用,让我给喻文州打个电话……”


“我能把电话号码存下来吗?”陈果一听这话立马从厨房露出了头。


“没人拦你。”


“那你用吧,给。

黄少天一看叶修这就要去拿电话,立刻出声,“老叶,刚才发生了什么吗,对了,那个曲子你有什么排舞的想法吗?”大丈夫能屈能伸,黄少怂得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怎么?害怕了?”


“切,谁会怕!我就是不想让队长知道我在你这儿,担心我人身安全而已。我这么懂事的人怎会给队长添麻烦?有人记挂着总不能太乱来,对吧老叶?”


“你还有人记挂啊,手残现在还不找你多半是另觅新欢了。你们蓝雨和微草不是有仇吗?手残要是和王大眼私奔了,你说那你们是结为亲家呢还是继续结仇?”


“喂,你能不能不要‘手残’、‘手残’地叫,你说‘蓝雨队长’或者‘你们蓝雨的编舞大师’也行啊!”


“嗯,还是‘手残’这个比较有代表性。”


“你……”


陈果把所有菜都摆上桌,发现这俩人还在互呛,连忙出声打断,“你们过来吃饭了!”唐柔也拿着一把筷子从厨房走了出来,在桌边落座。


之前说过,饭香是可以把黄少天的注意力从叶修那里勾回来的。所以,当陈果的话伴着菜香出来时,黄少天立刻偃旗息鼓,停止了他与叶修之前的唇枪舌战,“我看在饭的份上不和你计较,哼!”


“唉?妹子,是你啊!你看我都和叶修一起来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呗?”显然是黄少天瞅见了桌边的唐柔。


“问这干嘛,怎么,你想泡小唐?”唐柔还没说话,叶修就抢了先。


“什么啊,我这叫 广交朋友懂吗懂吗懂吗?老叶你多学着点,不然就你那群嘲属性,回头被打了都找不到人帮你。”


……


陈果探头小声跟唐柔说,“我觉得他俩莫名地般配。”完了,陈果转头,清清嗓子,对两人说:“快吃快吃,对了,你们选了什么曲子?告诉我我好准备衣服。”


“嗯?什么曲子?”黄少天吃得开心,听到陈果的话一时有点懵逼,缓了缓才反应过来,“哦,流木,好像是这个名吧?”


“是”,叶修表示肯定。


“什么?你们选了流木?”陈果震惊。


“果果淡定”,唐柔拉住马上要跳起的陈果。


“这个曲子不能选吗?”黄少天边吃边问。


“选当然是可以选,但没有想到你们喜欢这个曲子呢,毕竟它讲的是一个爱情故事呢!”唐柔笑着说,也解释了陈果的震惊。


对此,黄少天倒是不以为然,“那有什么,混联盟这么多年,什么曲子没滑过?”


“比如‘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叶修背后捅刀。


“……老叶,等我吃完饭再找你事儿,”黄少天抬头剜了叶修一眼,转头,“妹子,我们继续,那个故事讲得什么?”


“你知道伏羲和女娲吧?就是他们在山顶跪下问老天爷他们在一起好不好,如果好就将云朵聚拢,如果不好就把云朵散开,显而易见云聚拢了,然后他们快乐的繁衍了后代,就是汉族。流木就是说他们的。”陈果解释道。


“嗨,就这?我还以为是R18呢?放心吧,我们肯定会滑好的!”黄少天很淡定。


“那你们准备谁演女的?”陈果笑得一脸……不可描述。


“为什么要演女的?”黄少天惊呆。


“他”,叶修指黄少天。


“嗯。至于为什么要演女的……难道你们要在祭祀上改神话?会被打的吧。”


“所以我和老叶还要表现出伉俪情深?Excuse Me?”黄少天猛地站起来,指指自己又指指叶修,满脸不可思议。


“是”,陈果强忍着笑,一本正经地回答黄少天,“不过你刚刚让我们放心,就说明你肯定能演好,对不对?”


“额……对,肯定能演好,我演男的。”黄少天听到陈果的话顿时泪流满面,如果说不对一世英名岂不毁哉?但答应了就一定要给自己争取点权利……


奈何……


“你比哥低那么多,你演男的,哥演女的,你是在搞笑吗?”叶修毫不留情地逼迫黄少天就范,一点也不担心黄少天收拾东西跑路,毕竟,黄少天这个人,答应的东西就不会反悔,虽然话唠,但无疑还是有大神风范的,“少天大大别挣扎了,你演女的,我演男的,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叶修你妹……”黄少天咬牙。


“好,收到,一会儿你们给我留一下尺寸,我去准备衣服。放心,我不会准备裙子这种羞耻的东西啦,哈哈。”


黄少天:老板娘你这话说得我周身一凉,感觉药丸。

 


回家路上。



“你编舞的时候可别整我!我是绝对不会和你做任何亲密的事的。”


“切,跟哥可稀罕你似的,给你排几个四周跳,我就专心划水怎么样?”


“你滚——”



晚风轻抚,岁月静好;


热热闹闹,开心就好。

 

TBC

【叶黄】冰上 2

冰上 2

*半架空,小滑冰Paro

*长度未知,坑品有保证


晨光铺满大地,是最温暖色彩;微风抚动树叶,是最撩人轻音。


早上6点,小镇的路边已有鸡鸭游荡,翻找被遗落的谷物。在小镇边角地带的一座小楼里,难得早起的黄少天揣着揣着一把从叶修电视柜上搜刮来的零钱,计划着去萧山地下转一转,晨练顺便看看风景,再吃点东西,8:00去冰场。这计划,完美!黄少天在给叶修留了张写着“你的零钱我拿走了!你去冰场记得把冰鞋给我带上!”的条子后,便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苦命人???


黄少天在没什么人的道路上慢悠悠地往前晃,抬头看着天空,心里有些乱——他暗问自己,为什么会为老叶的一条消息就放弃休假,匆匆忙忙跑过来找他?连去哪儿都没顾得上给喻文州说一声……完了,队长回去一定会笑得一脸无害对他说:“少天,你消失的这段时间错过了很多训练哦,加练吧。”……绝对会说……莫名有点儿绝望……话说,昨天晚上——黄少天脸红——老叶为什么如此地,额,热情奔放?最重要的是,自己居然!居然!卧槽槽槽槽;我为什么会浑身酥软,被撩到啊啊啊啊!!!!!!嗯?等等?什么味道?


在黄少天再次转过街角时,一阵香气打断了他的思绪。对香气好奇的宝宝你们想一想,除了饭香还有什么能从叶修那里抢走黄少的注意力呢?小镇最热闹的巷子里,只要是节日前后,商贩们就会把衣服啊,首饰啊什么的拿来这儿买,更不要说是小镇一年里最重要的冬日祭了。镇民们也推着小车做着各式各样的饭菜填补商铺的间隙,大多还是换着吃,你夹我块儿豆腐,我拎你个包子啦,对钱是浑然不在意的。当然,懒得做饭的人来这儿,用一两个硬币也可以换一大碗的豆皮,只是少了那份儿喜气,所以买饭的人多是来凑冬日祭热闹的外地旅客。


黄少天拐进巷子,从巷头溜达到巷末,又折回来在一个他看来占尽

        天时——有初阳照着,温暖而不灼热。

        地利——靠近n个摊点儿,方便同时买一堆不同种类的食物。

        人和——摊主长得很和气,应该属于撒个娇,卖个萌就能搞定的类型。

的摊位上安顿下来。虽然黄少天知道自己肯定吃不完,但秉着来都来了的原则,在他坐定后,我们的少天宝宝桌子上已经有了一碗豆花,一小张油饼,两个素包子,一杯豆浆,一份宽粉……


有人说,千万不要小看广州人吃早饭的功力。还有人说,当你慢慢吃的时候不会觉得撑。


太阳渐渐升高,晒得人懒洋洋的。8点,黄少天计划去冰场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但黄少天看着面前没吃完的美食,内心纠结,不甘放弃,最终食欲战胜了理智——“我好像……没答应老叶吧?噫,那我纠结个什么劲儿!让他候着吧,谁让他奴隶小爷……”


讲真,我觉得黄少天作为一个广州人没把早饭吃一早上都算快的。上午十点,黄少天吞下最后一口豆浆,出发去冰场。虽然已经不早了,但滑冰毕竟还不是跑步、足球那种普及度很高的运动,兴欣冰场里人依然很少。黄少天推门进来,只看到唐柔一个人在把冰鞋放到架子上。唐柔听到开门声转过头,见是一个脸生的少年,很自然地说了一句“欢迎光临”,把鞋子放好后转到前台,“您有什么需要吗?”


“额,妹子你好,我找叶修。”


“他的话,可能还要晚一会儿才会来。”


“这样啊,那我等等他好了。”


于是,黄少天在唐柔的注视下,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嘀嗒,嘀嗒,嘀嗒……


“妹子,叫什么名字?”


“……你问这个干嘛?”唐柔微微皱眉,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告诉眼前这个少年。


“交个朋友嘛。你看我来找老叶说明我是他朋友对不对……”


“还有可能是仇人。”


“……妹子你这样就不好了吧,不过你不想说就算了。话说妹子你会滑冰吗?”


“会一点,刚学没多久。”


“妹子,是老叶教你的吗?”


“……嗯”,唐柔犹豫了一下还是肯定了他的猜测。


“噫老叶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我让他和我切磋切磋他都百般推辞的。妹子,你知不知道老叶为什么还不来?”


“不知道。你和叶修什么关系啊?怎么句句都离不开他?”


“咦,有吗?没有吧,妹子你肯定记错了哈哈……”


……


11:20,“妹子,你觉得叶修现在在哪儿?”


11:40,“妹子,叶修怎么还不来?”


11:50,“妹子,你说叶修在干嘛?”


12:00,唐柔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表,拿出自己的午餐,无奈地看着团成团儿缩在椅子上的黄少天——嘴角挂着的一串口水,“要一起吃吗?”头一点一点已经要埋进腿里的黄少天听到声音,猛地弹开,倒把唐柔吓了一跳。有水吧嗒落在地上,黄少天一脸尴尬,“不用了,妹子,我去找找老叶”,说完便冲出了冰场大门。


出了门,站在街上,黄少天才感到迷茫,老叶在哪儿?老叶在哪儿?噫,肚子又饿了……黄少天甩甩头,决定先回叶修家里看看。


打开房门,敲击键盘的声音首先传入耳中,然后就看到叶修趴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左手敲着键盘,右手捞着一叉子泡面往嘴里送。黄少天“砰”地一声摔上房门,几步走到屋子中间,指着叶修,“老叶你丫为什么不去死一死!!!”


“我为什么要?”叶修努力咽下嘴里的面,眼睛并不离开电脑。


“你知不知道,我在冰场等了你一个上午!”黄少天很自觉地忽略了自己的那顿早饭。


“哟,等那么久啊,早饿了吧,来来来,赏你口面吃……”


“去去去,谁稀罕……”但是,真的好饿……


叶修打完一盘游戏,果断退出,回头,“我这只有泡面,你吃什么味?我给你泡。”


“……红烧牛肉”,在叶修快要转到厨房里看不到的时候,黄少天又补了一句,“还要火腿肠。”


结果叶修摆摆手,“没火腿肠了,你拿榨菜将就一下吧。”


“噫,你混得这么惨啊,连火腿肠都没根……”


“那是,哪比得了少天大大正是春风得意时啊。”


“可怜我还是被你坑来做苦力。”


“少天大大爱我嘛。”


“滚滚滚,少自恋”,黄少天虽然这么说着,脸却有点发烫,怀着无比庆幸叶修没看到的心情,黄少天扑倒在沙发上。


……


“死了?那正好这面我吃了。”


“不行,快给我,小爷我快饿死了”,黄少天一脸凶残地抬头,却惊讶地发现叶修已经把面放到了他面前,坐在了地毯上。


黄少天捧过面吃着,“我给你留了纸条看到没?”


“看到了。”


“看到你还不去找我?”


“少天大大早上吃那么多,现在还这么饿?”


“哎?你怎么知道?”


“你拿钱除了吃还会干什么?”


“……浪?”黄少天双目放空,半天蹦出这么个字,叶修听了也颇为无奈。


“面味道怎么样?”


“嗯,还行,你可以跪安了。对了,老叶,要用什么曲子?”


“备了几个,还没定,你来听听?”


“嗯,快放,快放,快放。”黄少天走到电脑前,却发现叶修先他一步占领了电脑桌前唯一的一把椅子,其他的,嗯,太远,懒得搬。黄少天端着面,屈起膝盖碰了碰叶修,示意叶修给他让位。叶修回过头瞄他一眼,继续坐着不动,却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黄少天一愣,明白了叶修的不怀好意,把面往桌上一搁,顺势坐在叶修腿上,勾起叶修的下巴,“看不出来啊,老叶,你想撩我?”


叶修一笑,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看不出来啊,少天大大,你还能看出来我撩你?哟,还脸红了”,叶修伸手拽黄少天的领口,把黄少天拉近自己,伏在他耳边,“少天大大难道喜欢哥?啧啧,脸红了更可爱哦~”“什么鬼?死开啦!”黄少天不自然地转过头,整整领子,“我去搬把椅子。”


黄少天双手抚住椅子,“什么鬼什么鬼什么鬼,老叶怎么如此诱人……卧槽,我在想什么?淡定,淡定,都是大老爷们……”


“你干什么呐?搬把椅子这么久?再不来我去玩游戏了啊!”叶修的声音不大,但在此时的黄少天听来却如魔音灌耳,吓得他一个哆嗦。无法,黄少天一脸吃屎地向叶修走去,在叶修旁边坐下。


叶修的屏幕上:

        “流木.mp3

        吞日.mp3

        别歌.mp3

        秋木苏.mp3

        ……”


“吞日是不是苏妹子出道曲?”


“嗯。”


“我还以为是专门编的曲。”


“因为走的祭祀风格,所以就直接用了。”


“那把吞日排除了,听听其他的。”


流木的曲子想起没两分钟,黄少天就看着叶修的侧脸发起呆。


“怎么样?”


“啊?!……哦,哦,还行。”


“我说,走神就走神,还不承认?我这曲子没放完呢,就还行?”


“额……今天天气很好……”


叶修赏了黄少天一个白眼,“听着,我放了啊。”


“嗯”,黄少天默默坐好,低下头不再看叶修的脸。


……


“就流木吧,好排舞,节点少,少几个跳跃也没事儿。”


“所以重点在这儿?”


“不然呢?我可不想为个破活动把自己搞得跟悲惨世界一样。”


“那行,就这。晚上去老板娘家吃饭,明天去冰场。衣服让老板娘去弄就好。”


“噫,一口一个‘老板娘’叫得真亲,还去人家家吃饭,老叶,你是不是被包养了?”


“我还是借着少天大大的光才能去蹭饭的。要不是陈果陈大老板知道我搭档来了,绝对不管我的死活。”


“你看我来了你还能吃上饭,快感谢我吧,老叶。”


“嗯,感谢你,真是,矫情!”


TBC

来自认为不想写本子的词作不是好画手的 @李疏疏疏河

Lo主只是一个勤奋的码字工兼校对_(:з」∠)_


PS:有没有宝贝想留个评论啊QAQ,聊聊天也可以啊,已阅也可以的,孤独寂寞冷的码字工需要关爱_(:з」∠)_



【叶黄】冰上 1

冰上

*半架空,小滑冰Paro

*长度未知,坑品有保证

啪……啪……啪……冰刀有节奏地起伏,在冰面上掀起薄而透的冰碎。一身黑衣的男子旋转、跳跃,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优美的身姿带着一丝令人口干舌燥的妖媚。黑发细碎,随男子的舞步而肆意甩动,每一下都仿佛有汗水溅出,在灯下显出粒粒晶莹。

许久,男子在场边停下,扶住栏杆,喘息声很快便溶入了冰场的寂静中。拎过一瓶水,仰头灌入口中,有水珠从男子唇角滚落,滑过纤长的脖颈,隐入他的衣领中。舌头舔过刚刚被水润湿的唇瓣,男子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便拧上瓶盖从门口走出去,隐入黑漆的走廊中。

叶修,荣耀花滑比赛史上唯一戴面具参赛,第一赛季以一曲《却邪》出道后狂揽三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世界三连冠的伟大选手。他目前仍是荣耀花滑男子总成绩最高分、跳跃失误率最低等多项纪 录保持者,被众冰迷敬称为“荣耀第一人”。身为四大编舞大师之一,叶修以将计就计著称于世。有评论称,“在正式表演之前,你永远无法知道叶修的最终编舞,他的跳跃构成仿佛是由他的对手决定,是典型的遇强则强的选手。”

当然,作为一个屡获胜利的选手,叶修有着不输于任何人的大心脏,这颗心脏在支持叶修以平常心面对比赛的同时也让叶修的嘲讽席卷了全联盟,使“呵呵”成了叶修选手的代名词。但令人惋惜的是,叶修由于某些原因在第八赛季宣布休赛,且暂无关于其复出的消息,一代王者的退出使冰场气氛一度降至冰点。

不过,叶修本人可一点儿都不关心各种媒体对他的评论,他现在在萧山脚下一个叫兴欣的小滑冰场里打工。因为刚来的时候用一个后外点冰四周跳俘获了老板陈果的心,所以陈老板每天好吃好喝地供着他,他只管给冰场关个灯,过好自个儿的小日子就成。生活太滋润,叶修都养出了小肚腩!穿着衣服还好,脱了衣服一看,往外说是运动员都没人信!但想着没什么正规比赛,叶修索性没去管它,任其自由生长。

整理一下叶不修的日常:早上睡到自然醒,直接吃午饭;吃完饭去镇里转悠转悠;下午泡在冰场里随便滑滑,顺便看看唐柔练得怎么样了;到了晚上十点,一锁门,回自己小窝睡觉。偶尔赶上荣耀比赛了,就跑陈果那儿蹭个电视,边看边琢磨着。这一天天过得潇洒归潇洒,但终归有点无聊。

所以在陈果来和叶修说冬日祭想让他来段儿滑冰表演时,叶修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结果,结果!在叶修都快把小肚腩减下去的时候,没错,就是昨天,陈果跑来跟他讲,她一个不小心给叶修报了双人滑,拿到通知单的时候才发现,去问的时候已经改、不、了、了!

“那个,要不我帮你找个搭档?”

“哦?那你准备找谁?”

“你觉得小唐怎么样?”

“小唐刚学没多久,你就打算把人扔场上了?”

“那……那你觉得前台的小李怎么样?”

“……我还是自己找吧。”,叶修无奈,扶额。

“所以,”黄少天翘个二郎腿仰躺在叶修的小破沙发上,悠哉悠哉地打量着叶修的新住所,“这就是你销声匿迹这么长时间一条QQ把我叫到这破地方的原因?你丫当小爷是召唤兽啊?话说你这小地方,啧啧,挺适合你的。”

“怎么,少天大大不乐意?”叶修叼着烟,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闻言,挑眉,斜眯着黄少天。至于黄少天的嘲讽,叶修表示:“对不起,我没听到。”

“废话!老子一场演出几十万上下,哪里看得上你这小破活动?我为什么要冒着暴露的危险参加?我脑子又没泡!”

“喂喂,怎么说话呢?什么叫破活动?”

“不是吗?老叶我跟你讲啊,你整天这么闲水平都下降了,你现在需要的是高水平的比赛,高水平的,懂?别参加乱七八糟的活动了,跟我比几场绝对比你搞这些东西有用,也算帮你恢复恢复状态嘛。怎么,你还真打算一直这么歇着啊!切,我还不知道你?”黄少天说着就伸出手想揉叶修的头,结果还没碰到,就被叶修一巴掌把咸猪爪拍了回去。

叶修随手摁灭烟头,“呓,得了吧,你以为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说吧,答应不答应?”

“不答应,跟那我稀罕当你肚里的虫似的。”

“真不答应?”

“不答应。”

“少天大大真不答应?”

“不答应”

“我知道你其实想答应的对吧,走吧少天大大,我们去冰场。”

“我拒绝。我说老叶,你至于这么上心吗?想你也是跟我差不多的大神,一场商演,哦对,我忘了你不参加商演,你参加这种活动就不会觉得没意思?”

“答应人家了啊。你真不答应?”

“你求我我就答应,怎么样?”

叶修见黄少天一脸得意,索性攀着黄少天的大腿起身,压在黄少天身上。叶修两腿分开跪在黄少天身体两侧,一手撑在沙发背上,一手从黄少天的腰部一直滑到唇上,手指轻擦便沾了几根银丝。脸埋到黄少天脖颈,喷出的气息抚过肌肤,唇片恶意地滑过喉结,引来黄少天阵阵战栗,“你说,答应不答应?嗯~”

黄少天一脸嫌弃地把叶修掀到一边,拍拍手,“老叶,咱能要点儿脸吗?连色诱都用上了,你以为我会被诱惑?别开玩笑了!”话虽如此,但眼见如叶修还是发现黄少天宝宝的耳朵根红了!

“我当你答应了啊,”叶修说着便向卧室走去,指指另一边的小房间,“你晚上在那睡就行,我不管你了。少天大大不能反悔哦!我先睡了,晚安~”说罢,闪身进了卧室,在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房门锁死,便没了动静。

过了一会儿,“我靠,老叶!你给我出来!丫,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走!”1、2、3、静默……

“别瞎嚷嚷了,这睡觉呢。你钱包、身份证都在我这屋,你能走哪去?”叶修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黄少天一愣,四下瞅瞅,果然不见了自己的行李。“我靠,叶修!” 屋里除传出一句“反了,应该是叶修靠你。”外,再无声息。

且说黄少被如此戏弄,满腔愤懑,于是对着叶修的房门就扑了上去想把门撞开,奈何门虽有破败但仍坚固非常,黄少尽其力而不能突破分毫,半晌,黄少力尽,无功而返,至小屋,睡觉。

睡着之前,黄少天愤恨地想:“明天到冰场再折磨你!”至于黄少原本的立场,谁记得呢?

【TBC】

来自认为不想写本子的词作不是好画手的 @李疏疏疏河

Lo主只是一个勤奋的码字工兼校对_(:з」∠)_

催更也请转 @李疏疏疏河

这货Lo会不定期掉落人设图(´-ω-`)

记个梗

<( ̄ˇ ̄)/主叶黄 不拆不逆

荣耀花滑比赛

叶修:世界三连冠,以一曲《却邪》出道,被称为荣耀第一人,联盟四大编舞大师之一,代表动作后内点冰四周跳,以跳跃动作失误率最低著称。

黄少天:第四赛季出道,教练是四大编舞大师的喻文州,成名曲《夜雨声烦》(别问我为什么不是《冰雨》)

包子一上场就想改跳跃构成,有时候会改得惊艳全场,有时候会让人不忍直视,被叶修训,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老韩:用暴力征服冰场的勇士,脑洞产物《精忠报国》

蓝雨团队曲《少林,少林》

微草团队《爸爸去哪儿》,王杰希个人可以“我头上有犄角,我身后有尾巴”

说不定会写成小甜饼——来自一个画手李疏河

PS:如果有人想看

沐青岚

蓝桥春雪君归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