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神,生日快乐,还有祝贺你又拿一个总冠军!

之前寝室一妹子嚎叫说她喜欢某男星,说是“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然后问我:“你喜欢叶修哪儿?”

这个问题确实问住了我,毕竟除了一句“叶修必须帅”和动漫人设外,再无关于你的颜的描述了,我总不能回答“始于烟瘾,陷于嘲讽,忠于手速”对吧?所以我酝酿了好久,回了个“我喜欢叶修,因为我信仰他。”室友很不理解,不过我没有解释,因为喜欢你,是一种本能。

在你之前,我妈问我有没有喜欢的明星,我当时非常果断地回答说:没有。我妈又问我有没有觉得谁很帅,我说:没觉得。现在想来,只因你我还未曾相遇,而我心里早已为你预留了位置。

非常不可思议,尚在考试期的我因着朋友的一句安利就跑去补了全职,急匆匆地去和你相遇。更不可思议,我们仿佛很久以前就相知相识,而今只待重逢。

爱因斯坦说过:“任何一个有智力的笨蛋都可以把事情搞得更大、更复杂、也更激烈。”我就是那个笨蛋,就是想让全班、全年级、全校都知道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喜欢你。真的,叶修,我喜欢你,不是假的。

我知道,你与我隔着书页的距离,虽短却无法跨越;我知道,你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把你的爱分享给所有和我一样爱你的人;我也知道,你属于每一个喜欢你的人,但每一个你虽相似却不同,独一无二。

有人笑:“叶修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一个小说人物嘛?”我说:“呵呵,你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一个动物嘛?”也许对其他人来说,我们疯疯癫癫的为了个生贺开屏,偷偷把手机带来学校,包被子里偷着乐。但我觉得喜欢了,就要为你做点什么。我经常想象着你的样子,想你说不同话时的表情。在我的印象里,你会哭、会笑、会盯着电脑连水都顾不上喝、会叼着烟嘲讽四方……但有一件事我知道你不会,那就是像莲花座上的佛祖带着怜悯众生的微笑坐在我够不到的地方。谢谢你,成为我的信仰,填补我十余年无佛无魔的内心深处。

有一段时间,我非常爱在自习课上看各种课外书。老班看不过去,问我:“你在技校看书和在北大看书不一样吧?”我说:“都一样。”但他随后说“那你在技校喜欢叶修和在北大、清华喜欢叶修不一样吧?”我愣了愣:“嗯。”我知道我离北大、清华很远,但我会努力学习的,因为我爬的更高就会有更多的人听我说,“叶修,我喜欢你。”都说了我是笨蛋了,就让我用更恢弘的方式将你广而告之吧!

其实我知道你在我身边啊,我抚过书页就能感受到你指尖的温度,我们指尖相碰,期许明天;我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大雪纷飞里,你对我笑;不用刻意,就能听到你在我耳边的声音,所以我也底下有,默默地说:“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2015年,你与我相遇在校园的风里,风声里我对自己说:“我要喜欢你到2025年,然后更久;我会陪你走过荣耀十年,然后到更远。”也许多年以后,我已白发满头,但我想我会记得你,记得我陪伴过的你和陪伴过我的你,我想我会在熟悉的风里回头,再听到你的声音,再看到你。

何其有幸,此生遇到你;

何其有幸,此生爱过你;

何其有幸,此生有你。

叶修,生日快乐,还有,我喜欢你,真的不是假的。

李疏河


那一刻云海翻涌

我想起了你的峥嵘

一场暴雪淹不没英雄

谁惧满脸霜冻

仰天笑将命运嘲弄

十年未忘初衷

忽忆起初次相逢

指尖相碰悸动

无悔战荣耀吉凶

跨书海与你相拥

春风十里抚过荠麦青葱

此生有你已足以动容

 

这一刻云海翻涌

我想起了你的峥嵘

一记战矛锐气贯长虹

海内谁与争锋

千机伞记得生死与共

谁任繁华归空

十年过落叶未朽

再将夏日惊动

蝉鸣中一树梧桐

用生命铺下最终

英雄一场纵使无人歌颂

荣耀有你已足够恢弘

 


沐青岚

蓝桥春雪君归日